他實在不知道接下來該往哪裡走?所以只能遊蕩在這裡,等待有人可以拯救他,將他帶離那恐怖的孤獨地獄。

  看著眼前熟悉的場景,他與她就是在這裡出車禍的,馬路上,來往車輛依舊疾駛而過,沒有人會停留下來,只有他將車子停在路旁。

  嚴國烈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麼?這幾個月來,他都重複著同樣的動作,開著車等在路旁,直到深夜。

  他在醫院裡住了將近一個月,等到他身體復原的可以了,他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,帶著小詩離開。

  沒有人知道他們父女倆去了哪裡,他也不在乎別人是否找得到他們。

  他開著車,帶著女兒來到當初車禍地點附近,找了間小旅館住下來,像是想遠離台北一樣。

  白天,他像是沒事人一樣,在旅館內照顧女兒;晚上,等女兒入睡了,他拜託旅館老闆夫婦幫忙照顧,自己則是開著車出門,來到當初發生車禍的地點。

  日復一日,這樣規律的動作重複了好幾個月。

  他沒想過再回台北,回到他的工作崗位,他不管別人怎麼看他,也不管媒體怎麼報導他。

  他放逐自己,也放棄自己了……

  一直到幾天前,方進與魏平找到了他,勸說著要他回去,嚴國烈不肯,他們又問為什麼要待在這個地方,他還是不肯說,最後使出絕招。

  「小詩還是個孩子,不能跟著你這樣顛沛流離……」

  「對不起!我必須帶著她,現在的她看到誰都不說話,只有我能照顧她,給她安全感。」

  「那你就更應該回到台北啊!至少要為了孩子著想……」

  「現在我還不想回去……過一陣子吧!」失去了她,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待在那裡還要做什麼?一切的計畫、一切的期望,統統都落空了。

  命運不只對她殘忍,也對自己殘忍。

  他曾經幻想過這一切都不是真的,總有一天,語茉會自然出現在他面前,她這麼愛他,怎麼可能讓他傷心?

  可是她沒有這麼做,她沒有再出現在他面前,一切都只是他的奢望,她真的離開他了。

  就在他決定要捨棄一切,只為她營造未來幸福人生的同時,一切都落空了,最殘忍的事,莫過如此吧!

  於是嚴國烈放棄了自己,每天只能開著車到這個傷心地等待,問他在等什麼,他卻不肯告訴旁人。

  捨不得讓孩子跟他過著這種生活,拿了一筆錢拜託旅館老闆夫婦幫忙照顧,每次夜晚,他總是一個人行動,一個人開車來到這裡。

  可是這天,小詩到了晚上七、八點怎麼都不肯閉眼睡覺,一張倔強的臉,嚴國烈這才發現,那好像語茉。

  他抱起孩子,拍拍她的背,在語茉的訓練下,他已經很會照顧孩子了。「小詩,還不睡啊?」

  「……」小詩不開口,只是緊緊靠在父親懷裡。

  「可是爸爸想要出去耶!」

  小詩還是不說話,小手把爸爸抓得更緊了,像是怕他跑掉一樣,緊緊攀附著他的脖子。

  「小詩趕快睡嘛!好讓爸爸出去啊!爸爸天亮就回來了,到時候再帶小詩去吃好吃的東西,好不好?」

  小詩手還是不放,這一次像是下定決心,絕對不讓嚴國烈自己一個人去,讓她一個人留在這裡。

  「還是小詩……要跟爸爸一起去?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爸爸要去看媽媽……」

  小詩頭一抬,像是聽到了熟悉的字眼,眼睛也跟著一亮。

  嚴國烈相信,小詩雖小,卻早已知道自己的母親不在了。「好吧!妳跟爸爸去好了。」

  於是嚴國烈繼續每天晚上的行程,只是今晚有人陪他,就是一雙眼睛張得大大的小詩。

  沒過多久,還不到晚上九點,嚴國烈開著車,載著小詩來到車禍現場附近,就停在路邊。

  小詩東看西看,窗外昏暗,什麼都看不見,可是一雙小眼睛還是不停看著,像是真的以為可以看到媽媽。

  嚴國烈伸出手將她抱進懷裡,「小詩,妳為什麼都不說話了呢?爸爸好希望聽到妳叫爸爸喔!」

  小詩看著他,沒有太多激動的表情,只是安安靜靜靠在他懷裡,繼續看著窗外。

  「那就聽爸爸說話好了……妳知道爸爸為什麼要在這裡等嗎?」

  「……」當然沒有回答。

  嚴國烈一笑,眼底卻湧起淚水,「方進跟魏平問我為什麼要在這裡等?我都不肯說,我知道我很笨,可是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做了……」

  抹去淚水,「爸爸真的好想見到媽媽,每天都在想,想知道她為什麼捨得丟下我、丟下我們……」

  小詩的情緒有著一絲波動,喉嚨癢癢的似乎想說話,可是還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。

  「媽媽的肚子裡還有小寶寶啊!」他忍不住,靠在駕駛座上,不停流下淚水。

  想起這悲痛的畫面,想起她靠在自己懷裡流血,想起他見不到她最後一面,想起……

  「爸爸聽說,意外身故的人,靈魂都會留在現場,爸爸好想看看媽媽,怕媽媽一個人在這裡孤單,所以要帶她回家……」

  小詩聽不懂,眼眶卻跟著紅了起來,或許是因為嚴國烈那一聲一聲「媽媽」點燃她的思母之情,不禁跟著落淚。

  「可是爸爸在這裡好幾個月了,都看不到媽媽……媽媽說不定在氣爸爸,所以躲起來了……」

  話沒說完,嚴國烈激動不已,只能抱著小詩一同傷心,車內瀰漫著一股哀傷的氣氛,不論是大人,還是小孩。

  若不是小詩,他多希望死神帶著他一同離開,也好過留他一人痛苦。甚至他多怕語茉孤單,多怕語茉不知道回家的路該怎麼走。

  所以他要來帶她……

  視線往車窗外走去,來到車身後,那裡也停了一輛車,只是因為停在嚴國烈的車子後方,因此他並沒有發現。

  那是方進的車,方進帶著汪語茉來到現場。

  坐在後座的汪語茉挺著大肚子,神情顯得很緊張。

  「妳看,那就是老大的車,這幾個月來,他每天晚上都會等在這裡……」方進指著前方。

  汪語茉看著,車窗雖然無法看透,無法得知阿烈車內的狀況,但汪語茉覺得自己彷彿看見了阿烈跟小詩,正在哀傷的哭泣。

  她的眼眶也不由自主的流下淚水,痛恨自己做出這種傷人又傷己的決定,她竟然讓他們這麼傷心……

  「大嫂,妳還記得這裡嗎?當初你們就是在這裡出車禍的,我想老大這幾個月來都停在這裡,可能就是因為這樣。」

  是嗎?他一直守在車禍現場,是想等她嗎?

  「大嫂,下車吧!」

  汪語茉再也不遲疑了,她伸出手,準備打開車門。

  然而,就在這個時候方進又開口說話,「大嫂,我就把妳放在這裡!我先開車走了,因為我怕妳最後還是選擇落跑,所以我只能狠一點,下車後,妳如果不去找老大,就要自己回台北喔!」

  汪語茉笑了笑,「謝謝你,方進,我不會再跑了。」

  汪語茉挺著八個月的大肚子下了車,雖然懷有身孕,但是她動作還滿靈活的。

  方進的車子果然駛離,沒有停留。頓時,現場只剩汪語茉,還有嚴國烈停在前方的車。

  現場一片昏暗,除了路燈,提供不了太多光線。

  汪語茉知道,往前走去,走向他,問題還是沒有解決,他們依舊會面臨許多問題、許多困難。

  可是就像方進將她丟下後,她所面臨的抉擇,只能前進,不能後退了。她只能走向他,不能再離開了。

  分分合合了多年,她竟然到現在才知道,他們真的是分不開的,笑也要在一起、哭也要在一起。
嚴國烈坐在車內,抱著小詩,時間分秒過去,一下子就十點了,小詩不知為何,精神有點亢奮,竟然這麼晚還不想睡覺。

  父女倆都醒著,嚴國烈說著話,希望獲得小詩的回應。

  兩人看著窗外,卻又傷心的移開視線,似乎像是在等待什麼永遠等不到的希望。

  「小詩,今天晚上又要落空子,看來大概是等不到了!」看了看窗外,再看看女兒。

  其實他知道,怎麼可能等得到?他真的是思念欲狂,整個人六神無主,在這段傷心的日子裡非得找個依靠,這才會有這般瘋狂的舉動。

  嚴國烈搖搖頭,眼眶紅腫,小詩還跟著他,這樣不行,還是先回去好了,不能讓孩子跟著他發瘋。

  但是就在他準備啟動車子離開時,小詩突然像是很興奮一樣,抓著爸爸的手臂,一雙小手不停揮動指向窗外。

  「小詩怎麼了?」

  「啊……」

  嚴國烈順著孩子的手往窗外看去,這才看見一個驚人的畫面,那個他思念了好長一段時間的女人,竟然就出現在車子前方不遠處,坐在那裡的椅子上,似乎像是在等待什麼。

  嚴國烈迅速開門下了車,小詩也跟著擠下來。

  嚴國烈站在車門口,還揉揉眼睛,深怕一下車人影就不見了。

  沒有,沒有不見……

  這時,坐在前方的汪語茉像是發現了他一樣,眼神轉而看向他,她的臉上也開始浮現激動的表情,甚至還看到了小詩。

  小詩向前奔去,嚴國烈也忍不住腳步,直直向汪語茉走去。這時的他們,對於鬼神的恐懼已經無法控制他們,他們只想走向她。

  小詩站定在她面前,嚴國烈也是,他以為自己得償所願,內心喜悅不已,不認為自己應該恐懼。

  看著語茉,她的表情蒼白,很纖瘦,顯然受過一番折磨。他顫抖著聲,開了口,「語茉,妳找不到回家的路嗎?我來帶妳回家了……」

  汪語茉臉上淚水再度湧出,「你就是為了……見到我,才決定一直在這裡等嗎?」

  嚴國烈痛苦的點點頭,聲音沙啞語氣充滿痛楚,「對不起!我害妳一個人孤獨的走了……」

  汪語茉站起身,夠了,這個笨蛋,竟然這麼傻的守著她,更可惡的是自己,竟讓這麼愛她的男人傷心欲絕。「你不怕我嗎?」

  嚴國烈搖頭,語氣裡是心疼,眼眶裡更是淚水,「我不怕妳,不管是生是死,妳都是我的語茉……」

  她的心被他的話徹底震動,哀痛與喜悅的情緒盈滿胸懷,他將他的愛全部都給了她,她都可以感覺到,但心也更痛。「笨蛋!看看我,你覺得我死了嗎?」

  嚴國烈一愣,看著她,從頭到尾全身上下。

  她雖然纖瘦,卻依舊充滿精神。更甚的是,她的肚子怎麼會這麼大?「妳……妳的肚子……」

  汪語茉抓起嚴國烈的手,摸著自己的胸口,「感覺一下,我的心臟是不是還在跳?」

  嚴國烈感受到她胸口的熱度,感受到她心臟跳動的力量,他甚至可以感覺到她肚子的跳動,除了她的生命,還有另外一個生命在呼應著他。「語茉……」

  「我沒死……那是騙你的……」

  嚴國烈突然像是感覺到一陣光亮照過他的眼前,整顆心也熱了起來,不敢相信自己這麼好運啊……「騙我的?」

  汪語茉不停流淚,「我不希望你跟我在一起受到這麼多的傷害,我怕以後像是這種被狗仔隊跟蹤的事情會不斷發生,我好怕……所以我才會決定,騙你我死了,這樣你就不會被我連累了……」

  泣不成聲,一句話都說不下去。

  嚴國烈則是腦袋一片空白,不敢相信事實是如此,雖然震驚,但更是喜悅。「語茉……」

  「阿烈,對不起……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你,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」汪語茉痛苦的哭著。

  可是嚴國烈沒有生氣,他竟然高興的大叫,將她緊緊抱進懷裡,再一次感受她身上屬於人的溫度。

  是真的!是真的耶!她沒死,依舊好端端的,他只是被她騙了,老天!這真是太好了。

  「阿烈……你不生氣嗎?」

  嚴國烈似乎已經傻掉了,不要說生氣,他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,良久才擠出這一句,「語茉,妳是說真的嗎?妳……該不會只是現身要安慰我吧?」

  嚴國烈害怕的說著,卻換來汪語茉更是心疼,這個傻瓜,真的是嚇壞了,都是因為自己……

  她踮高腳尖,吻上了他,用自己的唇,將所有的氣息、熱力、歉意與愛意,都傳給他。

  嚴國烈則是接過主導權,不停的激情以對,像是想要讓自己更相信她還活著,也像是要讓自己擺脫那曾經的恐怖噩夢。

  噩夢終於醒了……

  他不能自已的落下淚水,「語茉,我求求妳,永遠都不要再這樣做……這比殺了我還要痛苦……」

  「對不起!我再也不會了……」

  兩人激情相擁,這時,小詩在一旁也笑得很開心,拚命抱著媽媽的腳,嘴裡喃喃念著,雖是隨意亂叫,卻已是這段時間以來她開口最多的一次,顯見她也很高興。

  汪語茉與嚴國烈分開,看著女兒,她很想蹲下身,但自己八個月的身孕實在無法這麼做。

  嚴國烈一看到,立刻將女兒抱了起來,小詩與母親平高,立刻趨向前要投入媽媽懷裡。

  汪語茉則是一把抱住她,小詩就這麼夾在兩人之間,高興的不停叫著,也不停笑著。

  「小詩都不說話了是不是?」

  「對啊!」

  汪語茉心痛的看著女兒,這個女兒真的是他們之中受害最深的人,她一定要好好補償她,好好愛她。「小詩,媽媽回來了。」

  「啊……」

  「小詩?」

  「……媽媽……」

  嚴國烈高興的讚歎著,「語茉,還是妳厲害,小詩竟然開口說話了,只有妳有辦法。」

  語茉含著淚水,緊緊抱住興高采烈的小詩;嚴國烈則是伸長手臂,將這對母女再度抱了進來。

  這是他們第二度重逢,像是經歷過地獄一樣,這次重逢也讓彼此更感恩、更喜悅。

  感受到她的體溫,真正確定自己被耍了整整四個多月,他很想生氣,但他更想笑。

  老天!上天真是眷顧他,他太幸運了……

  他再也不要放開她了……「語茉,我們回家吧!」

  汪語茉有點遲疑,「回去以後,還是會有很多問題的……」

  「都交給我,不准妳再這樣自作主張,我寧可什麼都不要,也不能失去妳,語茉,永遠都不要再這麼做了。」

  「我知道、我知道。」

  帶著老婆、小孩上了車,嚴國烈將他們安置在後座。看了看,語茉帶著小詩在後座,兩人高興玩著,這就是他腦袋裡的天倫之樂。

  只是還是有疑問,「究竟誰帶妳過來的?怎麼會把妳一個孕婦丟了就走呢?」

  「是方進啊!他說,為了怕我再度落跑,只好將我丟在這裡,如果我要回來,就只能跟你相認。」

  「這小子,這一定是他跟魏平的主意。」

  「可是我們都要感謝他們。」

  「是啊!也許有一天,我還有更重要的忙要請他們幫。」

  「什麼忙?」

  「幫忙管理整個嚴氏企業。」他說著,卻透露了他的一絲決心。

  她從他的話語裡可以感覺到,他隱約已經做好準備,那彷彿是年少時他曾經問過她的話:是不是不論我到哪裡,妳都會跟著去?

  到現在,她的答案更為確定,在經過悲歡離合後,她的答案是肯定的。
汪語茉回來了,整個嚴家大概都知道了這件事情,尤其是嚴志雄,更不知道至此他還能說些什麼?

  或許他早就料到,這一天總會來臨。

  他的孫子在得知她的「死訊」後,幾乎放逐自己,根本也不管公司的事情了。嚴志雄想,或許這樣也好,至少讓國烈可以活過來,不再行屍走肉。

  只是他知道,問題依舊沒有解決。

  每個人背在身上的包袱,依舊存在沒有消失。

  她的前科依舊存在,他也依舊愛她,他們之間只能繼續承擔這樣的折磨,繼續面臨外界的指指點點。

  不過這一些,嚴國烈都不管了,他雖然在事隔多個月後,終於回到公司上班,可是眼下對他而言,最重要的事情就是……

  他要當爸爸了……

  這是第一次,他陪著語茉度過產前的最後時光,雖然只有不到兩個月,卻可以帶著小詩,一起感受生命的律動。

  甚至他不管汪語茉事前的提醒,說什麼也決定要進到產房,陪著自己的老婆,將孩子生下來。

  這可是一件大事,他都準備好了,他雖然疼愛小詩,卻有著很深的遺憾,無法迎接小詩來到人世間。

  現在他終於有機會可以親自在第一時間體會到這樣的感動,說什麼他都不可能放棄的。

  可是……進到產房以後才發現,他根本是在拖累醫生的接生工作……

  「啊──」汪語茉痛得大叫。

  嚴國烈也幾乎要跳腳,不敢相信,只不過生個孩子,會有這麼痛。

  可是從語茉臉上與額頭上那不斷滴出的汗水,便可知那真的很痛,可能只有女人才能懂箇中滋味。

  「醫生,她很痛、她很痛……快想辦法……」

  婦產科醫生快要翻白眼,「先生,生孩子痛是正常的。」

  「你胡說!哪有痛是正常的?快點想辦法!」嚴國烈氣得快要發瘋了,簡直不敢相信醫生會這樣說。

  「別擔心,令夫人已經生過一胎,這不是第一胎,不會有問題的。」

  「這跟第幾胎有什麼關係……」

  「啊──」

  嚴國烈嚇得冷汗都流出來,嚇得不知所措,「語茉,妳怎麼了?很不舒服嗎?怎麼辦?到底怎麼辦?」

  「阿烈,我沒事,但是你出去好了啦!你在那邊叫我更痛……」

  「好!我閉嘴……我閉嘴……」

  汪語茉深吸一口氣,開始用力,她其實很熟悉這種感覺,也知道該怎麼拿捏,當年生小詩時,是在更糟糕的環境下生產;所以這次生第二胎,一定沒問題。

  要不是這男人打亂了她的呼吸,她早就生完了。

  可是看著嚴國烈在一旁緊張到不能自已,又不敢發出聲音干擾他,只能用手摀住自己的嘴。

  汪語茉冒著汗,將手伸給他,「阿烈,握著我的手。」

  嚴國烈照做。

  「跟我一起深呼吸,沒事的!」

  結果,嚴國烈跟著汪語茉一起深呼吸,這畫面實在令人發噱,准爸爸緊張到不行,反倒是即將生產的准媽媽,負責安慰准爸爸的情緒。

  沒多久,汪語茉順利生下孩子,是個漂亮的男寶寶。

  嚴國烈已經傻在一旁了,不知如何反應;汪語茉則是淚眼婆娑,拜託醫護人員將孩子讓她抱抱。

  抱著清洗過的孩子,「阿烈,你看看,長得好像你喔!」

  嚴國烈看著,淚水竟然決堤,可是他還是擔心汪語茉,「語茉,妳要不要先休息?我看妳一定很累了……」

  「等一下再休息,聽說剛出生的孩子,給母親抱一抱,以後比較不會愛哭喔!小詩當年剛出生時,我也曾經這樣抱過她。」

  她的母愛讓他深受感動,一把抱住她,還有他們共同孕育的新生命,緊緊相擁,感受愛與親情的溫暖。

  就這樣了,嚴國烈必須坦承,自己是幸福的,內心的喜悅與感動更是無法言喻。

  那天,方進與魏平來醫院看他,看到他如沐春風的模樣,簡直好笑。

  「老大,看你高興成這樣……你一直在傻笑耶!」

  「那當然,等你們以後有孩子,你就了了。」

  看著嚴國烈那喜悅的模樣,兩人雖然不好意思打斷他,但有許多公司的問題,還是非請他解決不可。

  「老大,不想打斷你的喜悅,但是有些問題還是要請你解決。」

  方進拿出文件,「董事會那邊好像因為你堅持跟大嫂在一起,有意思要罷免掉你,不過這個倒不用擔心,因為嚴家持股還是過半,董事會還是操控在嚴家手中,所以還不成問題。」

  嚴國烈收拾起喜悅心情,看著這些文件。

  「還有,媒體又開始追蹤報導關於你與大嫂的事情,而且報導都是負面的,投資人可能因此受到影響,嚴氏企業股價連著好幾天都下跌,老實說,市場信心已經動搖了。」

  魏平坐在另一邊,「不過公司實際營運並沒有問題,嚴家的財務狀況也相當健全,幾個投資案也都在進行,其實股價會下跌真的只是情緒問題,我們內部的人都很清楚。」

  嚴國烈下命令,「必要時,要公開公司的投資營運計畫與財務狀況,穩定投資人信心,只要他們發現公司狀況與媒體報導其實有落差,他們自然就會恢復信心。」

  「我們知道了,就這麼處理。」

  方進又說:「老大,現在醫院外面其實圍了很多記者,他們都在猜測你跟大嫂怎麼會住院?甚至有幾家還猜對了。」

  嚴國烈皺著眉,「這些人真的是跟不煩。」

  「而且前一陣子也有報導,好像還拍到了小詩的照片,我看現在這個問題愈來愈嚴重,我必須說,以後你們一家人恐怕會更不得安寧。」

  嚴國烈嚴肅到了極點,悶著聲,想著該如何保護自己的家人?各種想法在腦海裡醞釀,此時的他,真的苦思不出對策。

  「老大,嚴家現在全力阻擋媒體,可是怕阻擋不了太久,我想,嚴家還是要針對這件事情,給所有人一個說法。」

  這時,嚴國烈突然抬起頭,看看兩人,這兩個人都是他在美國讀書時的好友,或許他可以信任他們。「你們做好準備了沒有啊?」

  「什麼準備?」

  「代替我,出掌整個嚴氏企業的準備!」

  「老大!」兩人有點驚訝,紛紛不自覺皺起眉頭,隱約嗅出那其他不尋常的地方。

  嚴國烈沒多講,迅速站起身,他還沒有做好決定,不是因為捨不得榮華富貴,而是因為這是他的出身,這裡是他的家,有他的家人、有他的父母,還有……他的爺爺。

  他們都是他深愛的人,但是語茉也是。

  嚴氏企業是撫育他長大的地方,他無法真的捨棄;但為了語茉,他可以做到。

  打開病房大門,嚴國烈沒再回頭,他的幸福就在裡面。

  小詩在裡面、語茉也在裡面,新生命也在裡面,他們高興得玩成一團,看見他來,還對他揮著手。

  「阿烈!」

  「爸爸!」

  「……」

  這就是他的幸福,若要做出選擇,若非得做出這樣的選擇,他也永遠不會後悔的。因為他再也不願將幸福放手,幸福太難得,他願意捨棄一切來換,縱使會心痛,會捨不得這些親人,但請原諒他的殘忍。

  他不想再傷害語茉,也不想再傷害自己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βυλ ζoνε 小濼 的頭像
βυλ ζoνε 小濼

歡迎光臨瀁濼渵の部落格❤

βυλ ζoνε 小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